服务热线
029-62529060

新冠病毒治疗临床实验

 二维码 20
发表时间:2020-04-14 16:41作者:西安天叶绿色植物原料技术有限公司网址:http://www.newleafherb.com
文章附图

近日,《Nature》杂志对中国正在开展的新冠病毒(SARS-CoV-2)治疗的临床试验进行了报道关注。报道指出,关于新冠病毒的临床试验注册表数量每天都在增长,目前还没有预防和治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物。医生们也急于帮助患者,但必须要进行临床试验,并设置严格的研究参数标准(比如对照组、随机分组和临床结果的衡量标准等),否则一切努力都将是徒劳。

中国新冠病毒治疗临床试验一览

据统计,截止到2月17日23点57分,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官网登记在册的新冠病毒肺炎临床研究已达到151项,涉及抗艾药物、Remdesivir、氯喹、血浆治疗、干细胞治疗、中药等。

此前,《Nature》旗下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评论,也盘点了哪些治疗其它病毒的抗病毒疗法可能“老药新用”,被开发为新冠病毒的治疗方法。

中国新冠病毒治疗临床试验一览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克力芝)

洛匹那韦/利托那韦(lopinavir/ritonavir)是常用的抗艾滋病毒(HIV)药物,可阻断病毒需要复制的酶。在动物研究中,它们能够降低引起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和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MERS)的冠状病毒水平。截至目前,关于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的临床研究有9项。

瑞德西韦(Remdesivir)

瑞德西韦(Remdesivir)是由吉利德开发的一种新型实验性广谱抗病毒药物,最初用于针对埃博拉病毒,并被认为可有效抑制呼吸道上皮细胞中SARS-CoV和MERS-CoV的复制。Remdesivir是一种核苷酸类似物前药,能够抑制依赖RNA的RNA合成酶(RdRp)。

1月31日,顶级医学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发布的一项新报告显示, Remdesivir或许是SARS-CoV-2的特效药,已经帮助美国首例确诊SARS-CoV-2的患者成功缓解病症。目前,关于Remdesivir的2项安慰剂对照试验正在开展。中国复旦大学病毒学家姜世勃表示,最快于4月底完成。如此一来,Remdesivir最快也要在5月获批,但那时疫情或许已经结束了。

氯喹(Chloroquine)

氯喹是一种广泛使用的抗疟疾和自身免疫性疾病药物,除具有抗病毒作用外,还具有免疫调节作用,可协同增强体内抗病毒作用。氯喹口服后广泛分布于全身,包括肺部。此前的研究证明,这是一种便宜且安全的药物,并且已有70年的使用历史。

在2月17日下午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介绍说,目前,氯喹已在临床上“非常确定地”显示出对新冠肺炎的疗效,且未发现和药物相关的严重不良反应。这些药物已经有过人体临床试验的安全记录,并且证明对各种疾病有效,应该将其用于SARS-CoV-2感染的患者以评估其疗效。截至目前,关于氯喹的临床研究有17项。

血浆治疗

2月13日晚,在湖北省新冠疫情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表示,康复后的患者体内有大量的中和抗体来抵抗新冠病毒。他呼吁康复期患者捐献血浆,共同拯救还在与病魔作斗争的病人。与此同时,中国医药集团下属公司中国生物也宣布:在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中已检测出高效价病毒中和抗体,实验证明,能够有效杀死新冠病毒。中国生物说,“我们用康复者特异血浆临床治疗11例危重病人,治疗效果显著。

中国生物研发相关负责人表示,新冠病毒特免血浆的采集、制备和系列检测过程,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制备工艺成熟,所需时间短。目前在缺乏疫苗和特效治疗药物的前提下,采用这种特免血浆制品治疗新冠病毒感染是最为有效的方法,可大幅降低危重患者病死率。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修订版)》提到,有条件时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也有专家表示,血浆抗体目前为止还处于研究阶段,必须要有严格的临床研究设计来证实有效性。

干细胞治疗

干细胞治疗对于禽流感患重者的肺部感染、肺纤维化有比较好的效果。为此,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表示将干细胞治疗技术应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症的病人。国家卫健委高级别组专家组成员李兰娟院士表示,鼓励此次新冠状病毒肺炎危重症患者尝试干细胞治疗。然而,《Nature》报道也指出,到目前为止,几乎没有证据表明干细胞可以清除冠状病毒感染。

中药研究

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登记的试验中,中药尝试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其中最大的一项评估就是双黄连。此前因有专家建议使用中成药双黄连口服药治疗新冠病毒,为此一夜之间双黄连口服液被抢脱销。据报道称,双黄连含有干果连翘的提取物,连翘被用于治疗感染已有2000多年历史。其他的传统疗法还包括金银花汤剂、八宝丹,以及太极拳等。

结语

疫情当前,除了上述老药新用的尝试外,研究人员也在寻找新的药物来对抗新冠病毒。比如,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和COVID-19病毒表面的一种螺旋状蛋白质就是一个诱人的目标。姜世勃团队发现,黏附在其刺突上的化合物和抗体可防止冠状病毒入侵人体细胞。

总之,这是一场和时间的赛跑。“随着试验的进展,世界卫生组织应该提供关于哪些治疗应该继续,哪些应该放弃的建议。”姜世勃如此说道,“希望在疫情结束后能够继续研究出更好、更广谱的治疗方法。

End